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,为保证更佳的浏览体验,请点击更新高版本浏览器

以后再说X

leyu·乐鱼(中国)体育官方网站

图片名

全国订购热线:
020-88888888

活动公告 公司新闻 健身指南 器材保养 常见问题

我去看了看成都最会整活儿的老社区

作者:小编 发布时间:2024-07-07 03:20:41 次浏览

 现在的它又重新变回了一个小区门口花园里的普通健身器材,有人坐在一旁器械上刷手机抽烟,偶尔有人过来拍拍照片  所以我经常看到开在菜店旁边的咖啡店、修脚店旁边的蛋糕店、中医馆旁边的小酒馆、澡堂子旁边的花店……  成都话说得我几乎听不懂的老人,能让我听懂一半的老人,几乎可以无障碍交流的中年人,以及普通话流利的年轻人  夜幕降临,五金店、理发店门帘紧锁,老板们下班回家;小酒馆的灯却亮起来了,迎接着刚下

  现在的它又重新变回了一个小区门口花园里的普通健身器材,有人坐在一旁器械上刷手机抽烟,偶尔有人过来拍拍照片

  所以我经常看到开在菜店旁边的咖啡店、修脚店旁边的蛋糕店、中医馆旁边的小酒馆、澡堂子旁边的花店……

  成都话说得我几乎听不懂的老人,能让我听懂一半的老人,几乎可以无障碍交流的中年人,以及普通话流利的年轻人

  夜幕降临,五金店、理发店门帘紧锁,老板们下班回家;小酒馆的灯却亮起来了,迎接着刚下班的年轻人们

  当然,过分吵闹的店铺不会开过22点。不能被打扰睡眠几乎是玉林居民唯一的要求,剩下的只有包容

  别以为玉林老居民就不懂年轻人的玩意,按一位老叔叔的话,那都是他们耍剩下的

  其中一个朋友告诉我,她之前在宽窄巷子那边,即便只相隔了一条街,也很难与他人发生交集

  一个女孩带着她刚刚做出来的样品,和朋友从店门口的野餐椅开始,一直聊到店内

  三人就材质软硬、产品方向、市场可能热烈讨论了至少半个小时,然后决定去市集上看看,找找灵感

  而她们的目的地,就在步行两分钟以内的地方。这就是在玉林搞事情时这个社区能够提供的一个“爽点”

  在我看来最关键的,是人群和社区相互塑造所形成的循环,无论是文化还是物理意义上

  这群艺术家构成了玉林作为众人眼中“文艺青年聚集地”的起点。而吸引他们的,是沙子堰东巷的三栋“大板房”:

  由于采用了水泥浇筑技术,空间跨度可以达到5.7米和6.3米,呈现出的约50平米的超大空间很适合拿来当画室

  这是一个生动的特定空间吸引特定人群的案例。遗憾的是这次没能去大板房看看,但我找到了艺术家们如张晓刚在沙子堰画室的照片,从中可以一窥大板房的样子

  空间吸引人群,人群又催生新空间。这就要提到艺术家们当年的聚点:分别于1997年和1998年开出的“小酒馆”,和“白夜”

  两个店铺的“主理人”,一位是被崔健称为“中国摇滚教母”的唐蕾,一位是诗人翟永明

  谈及开店的契机,唐蕾曾经说,“我就想给朋友们找个聊天的地方”。这里的朋友就是前文的艺术家们

  “小酒馆”大概是玉林的第一家酒吧。据说当时有不少客人到小酒馆的第一句话就是:有卤菜卖没有?

  新空间、新业态进一步吸引来了气味相投的人。艺术家们、诗人们,广告人、建筑界名流等等,各种各样的圈子开始拥挤在这个小空间里,聊天、喝酒、办沙龙

  很多人从赵雷的歌中知道了小酒馆以及玉林,而对于赵雷来说,唐蕾是那个唱歌之前想要感谢的人

  玉林的走红,又进一步带动政府下场,从城市更新的层面做物质空间,从而催生了现在的玉林社区

  即便曾经的那群艺术家已经走了大半,小酒馆依然是一些人心目中必须要到访的圣地

  当年的艺术家们大多已经功成名就,又有新一批年轻人源源不断地涌入,编织着属于他们的新圈子

  有老居民认为,玉林文化的诞生,与这个片区紧挨着桐梓林为代表的成都第一批商品房板块有关

  “紧挨着目标人群,玉林的房租又便宜,吸引了成都的第一批外贸店,之后酒吧之类的就挨着开起来了”

  首先是因为城市肌理的留存。深耕玉林社区的跨界设计者、创意人、亥点文化创始人王亥曾经说,玉林本就是一片被直接“平移”过来的老成都肌理

  “在成都城市化过程中,国企、工厂从拥挤的市中心迁出,在这片旷野上1:1复制了原先的社区规划。小到麻将馆、按摩店这样的社区小商铺,大到街巷的设置,都和原来的布局相差无几”

  而由于拆迁少,玉林社区依然居住着大量老成都居民,从而完整保留了老成都生活习惯

  虽然玉林街区的房租已经飙升至仅次于成都各大商圈的水平,但是在它的外溢区,租金依然十分便宜

  例如在东边棕北开酒馆的朋友告诉我,这里的租金大约在100元/平方米/月,十平方米的店铺月租金也就1000元,如果营收达到一万,扣除其余成本还能有大几千的纯收入

  开店的理由则是奇形怪状。例如有人因为上班上得累,干脆就在玉林开了一家酒馆。日班夜酒,问就是“给自己提供情绪价值”

  这大概构成了大家践行奇思妙想的底气。我想起之前遇到过一个在上海开店的成都年轻人,我说如果是我,大概是不敢在寸土寸金的上海核心区开一家糖水店的,而他反问我,为什么不试试呢?

  现在我似乎更能理解他的坦然。同时,开始的勇气会进一步带来经验的累积,毕竟在我上次登门时,他的糖水店里已经人满为患了

  一位主理人朋友告诉我,在玉林开店的有不少都是成都搞过市集和文创的,至少摆过摊,“即使算不上认识,也是‘知道有这么个人存在’的关系”

  这次不是民谣音乐人了,而是mcn公司的网红练习生们。据说他们为了完成拍摄作业,经常在玉林出没,“因为出片效率高”

  据说,玉林目前下辖的11个城市社区,都会有一个合作的第三方运营团队,共同支持街区运营

  最早的大概是院子文化创意园。玉林的朋友告诉我,只要你有任何想法,都可以去和他们谈,如果合适,运营团队会提供包括场地、基础设施甚至宣发渠道等一系列支持

  社区甚至对街区内活动的频率也有要求。目前玉林至少有三处固定时间、固定地点的市集,包括前文提到去找灵感的那个

  先简单说下项目背景。这个小区是上世纪90年代前后当地农民自建房,当时还配套建设了一些用来放置农具的副房

  为了尝试内部改造,同时改善小区环境,政府从居民手中租来了副房,改造为商铺,以大约50元/平方米/月的价格出租,同时居民还能拿到分红

  招商时他们设置了严格的规则:不允许做轻重餐饮,不允许卖酒,晚上十点后不许营业

  这带来的聚集效应,至今无人能敌。让玉林社区成为上海安福路一般顶级存在的同时,还能持续造血、长盛不衰

  如今成都依然在持续打造街区。无论是两三年前火起来的芳草地,近两年火起来的东郊记忆,还是东边据说正在开发的新片区

  声明:我们致力于保护作者版权,且不侵犯任何一方的合法权益,转载或引用仅为传播更多信息,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,如涉及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

 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,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,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,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。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。

图片名 客服